鲸衣

咸鱼一条

哈哈哈哈哈哈太高兴了
法律法规上课,突然出现了一位铠甲召唤人😂😂😂

好人
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太阳很大,晒得人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西钊还是打算出去溜达一圈,前段时间一直下的大雨,让他在界王的地盘待得都快发霉了。
        路过一个街头篮球场,他停住脚步,隔着一条小路和一张网看着球场上独自运球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 在福利院的时候,他也喜欢打篮球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只是一群小孩子嘻嘻哈哈地打球,胡闹着玩,但却是枯燥生活里不多的快乐时光。特别是球打在水泥地上时嘭嘭嘭的响声,像是节奏优美又充满爆发力的鼓点一样让人着迷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被带离那个福利院以后,再也没有能和他一起打球的伙伴了,因为冰儿不喜欢篮球,也不和他打。

        不对,最最重要的一点是,他根本没有篮球可以打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买不起啊。

        这件事西钊想起来就欲哭无泪。界王平时给的零花钱很少,在外面顶多买杯柠檬水。丑将更不可能给西钊零花钱了,还时不时建议界王让西钊自力更生,顺便当做训练。

         幸好界王还知道未成年人打工违法,稍不注意,还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西钊这才没有流落街头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带着羡慕的眼神似乎闯进了对面少年的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个少年转头朝着他摆摆手,阳光也趁这时给少年打上了金色的光,笑容里泛着的灿烂有那么一瞬间闪耀到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嘿!要过来一起打球吗?”那个少年问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的“好”差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 他有顾虑。他们不认识,如果他们两个人认识了,成为朋友了,少年问到他的家、他的其他……又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 但西钊心底渴望着与外界的沟通交流,影界的人和他只有表面关系,甚至表面关系都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 更何况他不善于说谎,一说谎,他自己就先乱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他行云流水般完成摇头拒绝的动作后,立马就抬起头,对网后面的少年喊道:“要!你等等我,马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 西钊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冲破面前的网,但是他的大脑提醒他应该绕路进门,所以他小跑着来到了少年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边人好少的,我老是一个人打球。”少年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陪你啊!虽然我很久都没打过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后来的自我介绍中,西钊终于知道这个少年的名字叫做坤中。

        约过很多次篮球熟起来后,西钊觉得坤中的名字真是太配他了。在他眼中,坤中像是大地中心方向的耀眼的太阳一样,在他的迷途的梦里,用光驱散了影界带来的浓雾。

        坤中比自己小几岁,偶尔也有一些孩子气,但是他却是是一个很会为别人着想的人。坤中注意得到西钊的一些不太自然的反应,特别是当他们聊天时说到“家”、“家人”一类的词语的时候,所以他从来不问西钊这些事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也因此没了“后顾之忧”,他只需要单纯的和坤中做朋友就好了。虽然坤中有时会调侃说,他们两个就像是网上的网友,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能见面,一见面就打球。
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打球就变成了次要的事,约着打球,只为了朋友见面。毕竟篮球是死的,人是活的、有趣的,他们就属于那种不管是坐着或者走着跑着都能聊得热火朝天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在坤中面前一直都塑造着一个懂事的老好人形象,虽然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人。只是他人在影界,跟着影界做事,难免有些不好见光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也终于长成十八岁的小伙子,也因此经常跟着丑将出去,协助丑将做事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坤中正在读高一,学习不是很紧张,还是常常约西钊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西钊常常在干活时趁着丑将不注意,悄悄发短信和坤中交流。甚至经常“赶场子”,丑将这边的事情一结束,西钊就往球场跑;丑将有事,西钊就跟坤中说有事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……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普通的周五傍晚,西钊跟着丑将去收“封口费”,还带着另一个街头混混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堵的是学校的某个人,所以他们在门口附近的一个拐角角落等那个倒霉鬼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 在丑将发出的“赚钱不易”的感叹中,迎来了学校的下课铃。

        丑将示意那个蓝眼影黄头发的女混混站到街边,让她看到来人以后打暗号,他们好把人拖进拐角的巷子开始“工作”。

        等了好一会,一个穿着白衬衫,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。与此同时,       那个女混混终于做了手势。丑将接收信号后立即在小巷口伸手,从背后抱住那个男人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也走上前,手从男人后背的腋下穿过,把他拖进了拐角的巷子。

        男子对于刚刚发生的袭击才刚刚反应过来,刚张嘴准备喊救命时,抬头看到了丑将。

        丑将的脸被遮了一大半,正因如此,才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丑将。

        丑将一看男人面露惊色张皇失措的样子,笑了几下,问他知不知道今天他们是来干嘛的。

        男人差点吓尿,立即跪在地上,表示拿上拿钱,掏了钱包拿卡拿现金。

        总而言之,事情相当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 丑将准备回去了,西钊还想在学校附近逛逛,于是直接拐弯走出了巷子。

        一出巷子,迎面撞上了补课放学的坤中。西钊刚想要打招呼,就发现了坤中睁大的双眼盯着自己的背后,目光又才移动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回头一看,丑将已经不见了。但是那个混混还踩着那个男人的腿不让他走,男人脸上的惊恐也未褪去,甚至望向了西钊,哦不是,是坤中的方向求助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回过神,猜到了刚刚坤中眼神的意思。坤中是想西钊和他一起帮那个男人的忙。但是西钊就是刚刚拖走那个男人的“坏人”,这让他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 在西钊独自沉浸在这个巨大的疑惑中时,坤中拍了拍他的肩膀,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在干什么!”背后传来坤中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由于心虚抖了一下,回头朝着那个混混使眼色,示意她快走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轮到黄发的女混混看不懂了,。面前就一个高中学生,她和西钊两下就解决了,怕什么啊?

        于是她开口:“小帅哥,你愣着干嘛啊?给这个小子一点教训,教他知道英雄可不是好当的!”

        西钊毫无疑问地对上了回头的坤中的眼睛,心里有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    坤中也是一脸不可置信,皱出了八字眉,看着西钊,喉咙干瘪地挤出了一个音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啥?”

        西钊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欲哭无泪,闭上眼,不敢看坤中,同时思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他不出手,那个女人会向丑将告状,然后丑将会向界王告状,再然后界王……

        如果他出手了,影界那边一点波澜都不会有,但是坤中那边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不对!界王的惩罚又不是没有接受过,如果界王因为这件事对他产生怀疑,势必会牵扯到坤中,说不定还会对坤中下手!

        西钊想得很快,整个思维过程不到两秒钟。

        他睁开眼,眼睛略过坤中看着女人笑道:“地上的人没价值就放了吧。这个学生小子我认识,我来处理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女混混翻了个白眼,因为不爽,踹了一脚地上的人,说:“滚吧!”那个男人飞快地就从地上爬起来跑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一边对坤中使眼色,一边说:“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看见,就把你月考作弊的事情告诉你们班主任。你知道后果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 坤中低下头说:“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学生也不老实啊。”女人嗤笑一声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听见女人走的声音,想对坤中解释,于是他张嘴,却因为不知道怎么解释而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突然,坤中抬头看着西钊说:“我考试从来不作弊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听到这话,西钊有点小慌乱,他有些着急地开口:“我知道的,你那么正直,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坤中看到了西钊脸上闪过的慌乱,说:“不过看在你是为我的份上,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顿了顿,继续说:“地上那个人,学校也有挺多不太好的传言来着。刚刚的事我说忘掉就忘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西钊觉得坤中太善解人意了,于是摸了摸裤兜,找出了昨天丑将掉在地上的十块钱,说:“刚刚我说你坏话了,请你喝杯奶茶吧。”
 
        于是头一次,坤中和西钊手里没有篮球,却一人端了一杯奶茶走在街头。

        走到一个公交站台,坤中告诉西钊他要在这里等车回家了,下次周末放假了再约他出来玩。

        西钊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    车来了。在等待上车的时候,坤中转头对西钊说:“西钊,你这么好,你得是个好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西钊有些不好意思,也似乎坚定了什么,小声说: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至少在你面前。他这样想。

存一下,不然如果手机又出问题图又没有了😓
息檐小瓜皮你很棒

堵不上的脑洞……
做作业的小蜘蛛和偷窥的小贱贱hhhhhh

上英语课😢不如涂鸦😶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Deadpool  Dead…fool

萌得走火入魔而控制不住自己的爪子糊了一个脑洞……
正在荡蛛丝的蜘蛛侠和剪刀手死侍😝
我也想要大触的手,一定是手的问题!